当前位置: 首页 >> 内燃机

保加利亚扼杀光伏风电逆行之举令人费解

2019-07-18 3人读过

保加利亚扼杀光伏、风电 “逆行”之举令人费解

保加利亚议会日前提议立法改革,可能看到对太阳能和风能收入征收20%的税。该国的可再生能源行业表示,此举将扼杀投资者对保加利亚光伏和风能市场的信心。

该提议由极端民族主义攻击党的议会预算委员会成员提出,作为对保加利亚2014预算法一系列修正案的一部分,正在等待最后审批。如果获得批准,政府将对太阳能和风能发电商的收入征收季度费用。保加利亚法院已经拒绝试图对太阳能和风能项目征收电接入费,保加利亚风能协会(BGWEA)表示,最新的提议将同样对该国的可再生能源部署带来损害。保加利亚光伏协会副主席伊沃dot;伊万诺夫(IvoIvanov)表示,法案的实施,将"损害"光伏的未来部署和已经安装的太阳能装机容量。

自2011年出台补贴以来,保加利亚的可再生能源部署一直不断发展,太阳能目前装机容量已经达到1GW左右。但是可再生能源日前被指责稳步提高消费者的电费。

征并税未遂

在今年早些时候,保加利亚高等法院就三家光伏企业提出的行政诉讼案件作出判决,宣布撤销该国国家能源和水资源监管委员会去年出台的可再生能源电力入费征收政策

保加利亚扼杀光伏风电逆行之举令人费解

。业内人士指出,这对在保加利亚有大量投资项目的企业是个重大利好。

根据公开报道,保加利亚能源监管机构可在两周内提出上诉。接受媒体采访的多名业内人士表示,"初裁已经基本定调,这三家企业胜诉,意味着取消全部电站的入费是大概率事件。"

这份裁决认为,"入费"具有明显歧视特征,缺乏透明度和合理的支持。一旦初裁得到最后确认,受影响公司均可提出索赔。保加利亚光伏委员会对裁决十分赞赏,并认为"应该取消一切税费"。

去年9月,保当局作出向可再生能源生产商追溯性征收1%-39%不等比例入费的决定,这意味着2010年3月之前建成并的各类新能源电站,需支付不同比例的"入费"。在全球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大环境下,保加利亚的“逆行”令人费解。

一名长期跟踪新能源领域的分析师对表示,保加利亚对境外资本投资新能源项目的心态是"又爱又恨"。作为欧洲经济较为落后的国家,保加利亚开发新能源技术成本优势较弱,因此2011年5月起,保加利亚政府推出一系列针对新能源企业的税收、信贷优惠措施,一时间不少新能源项目迅速投建。当时该国定出的目标是: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在整个能源消耗占比16%,在各项政策利好诱导下,中国、澳大利亚、意大利、美国、韩国投资者成批进入。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保加利亚风能的并规模约为622兆瓦,太阳能的并规模为720至820兆瓦。随着项目逐渐成熟,而各项优惠政策还未到收回期,保加利亚政府无法及时分享收益,"入费"政策应运而生。据公开统计数据表明,"入费"拉低了进入该国的太阳能企业营收20%-40%,拉低风电企业营收10%。

限制装机量

据报道,保加利亚国有能源控股集团EAD曾下令对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量进行严格限制。配电公司CEZ将削减40%的装机量。将对管辖领域内所有光伏发电及风电电站设定最大发电装机量,占据总发电装机量的40%。规定这些发电站的发电时间为上午10点至下午5点。

在保加利亚对可再生能源发电站设定限额并不是新鲜事。此外,今年年初,EAD集团还对光伏发电站及风电农场的发电量做出了类似的限制。

为了捍卫这项决定,EAD表示,2013年第一季度保加利亚电力出口量已较去年同比下滑22.5%,而国内电力消耗量已下跌逾13%。

与此同时,据索菲亚通讯社Novinite报道,保加利亚可再生能源发电商已经要求与经济部长、能源部长召开会议,从而发表各自的观点并就EAD提出的争议性策略开展讨论。

近日欧盟委员会发布的最新一份报告证实了保加利亚电处于超负荷状态,并且预测由于人口数量下降,今后10年保加利亚电力消耗量将有所下滑。

欧盟委员会与世界银行均呼吁对低收入家庭给予更多的支持,并且建议为取暖援助项目提供进一步的资金支持。世界银行的报告指出,大约61%的保加利亚家庭无力支付电费,并且仅有12%的家庭可享受社会补助,用于支付取暖费用。

欲征电站税

12月5日,保加利亚议会投票通过这一项法案,从明年起对风电和光伏电站收入征收20%的税款。法案由议会预算委员会成员提出,作为对保加利亚2014预算法一系列修正案的一部分,不过最终还要等待总统批准。

据悉,该法案诞生的很大部分原因是社会党领导的政府面临因清洁能源高额补贴而带来的财政赤字以及民众的能源账单高企。目前能源账单占到了民众月收入的一大块,在寒冷的冬季,用电金额更是奇高。为避免大规模的公众抗议,现任政府已承诺降低电力成本。此前因家庭账单飙升,直接导致了今年2月时任的中右翼内阁垮台。

风电和光伏电站运营商对此法案予以抨击,称新的税收将导致运营商破产并吓退外国投资者。据统计,目前在保加利亚国内,已有来自德国、奥地利、美国和韩国等的数十家投资商,投资超过40亿欧元建造了1600兆瓦的风电和太阳能电站。

"这些措施只是针对风电和太阳能电站运营商,我们将呼吁总统,对2014年预算案投否决票,以终止上述歧视性举措。"来自保加利亚光伏协会的尼古拉-盖兹都夫称。

除了征收20%的收入税外,该法案还对以优惠价格购买的能源数量做出限制,绿色能源部门称,此举将使运营商的收入减少15%-20%。

保加利亚总理奥雷沙尔斯基12月4日称,预计明年收税收入将达1040万美元,可用于削减因补贴清洁能源而导致的不断增长的赤字。

自今年2月以来,能源监管部门已削减了约13%的家庭电力成本。这使得能源供应商NEK以及其他的能源运营商和配电商的经营状况每况愈下。

来自NEK的数据显示,2013年前9个月,电力生产商的总拖欠款项达到5.545亿美元,NEK前9个月的净亏损达9600万美元。赤字主要源自管制销售价和义务收购价之间的差价。NEK出售给消费者要遵循国家的管制价格,但同时又要从可再生能源电厂根据长期购买协议高价收购电力。

保加利亚对风电、光伏电站征税的做法并非稀有。目前在欧洲范围内,呼吁减少可再生能源补贴的呼声此起彼伏,很多国家都已寻求缩减对风电、光伏电力的补贴。比如,当下德国正计划限制可再生能源增长,改革富有争议的刺激政策,预计明年夏天起降低家庭的电力账单支出;捷克已对2009至2010年运营的光伏电站征收26%的税收,以缓解政府财政赤字;去年希腊已对光伏电站收益引入27%的税收,对风电场施加10%的税收。